疫苗之王

发布 | 2018-07-23 | 朝花夕拾

[caption id="attachment_757" align="alignnone" width="1080"] ^[/caption]

作为孩子的父亲最近爆出的关于假疫苗以及无效疫苗的新闻,心里挺愤怒的。以下内容来自网络。

2001年,东北一家国有疫苗公司悄无声息进行改制。多年后再回首,人们才明白其中意义。图为长生生物工厂。

[caption id="attachment_755" align="alignnone" width="1080"] ^[/caption]

图:Imagine China

编者按:7月15日,中国国家药监局通报,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违规生产狂犬疫苗,存在记录造假等行为,已责令企业停产狂犬疫苗,并收回该企业药品 GMP 证书。不过,当时这条信息并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直到7月21日,一篇名为《疫苗之王》的文章在大陆的社交媒体刷屏。

在文章中,作者兽爷讲述了杜伟民(现康泰生物实际控制人)、高俊芳(现长春长生生物实际控制人)和韩刚君(前江苏延申生物董事长)三位“疫苗之王”的发家简史,从中也可一窥中国疫苗行业的现状。

由于狂犬病的死亡率接近100%,而问题疫苗极有可能导致接种后人体不能产生免疫,这无疑是将数百万人的生命置于极高的风险之下。7月22日,在汹涌舆情之下,国家药监局再次通报,已对涉事的长生生物立案调查,将对涉嫌犯罪的追究其刑事责任。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兽楼处”(ishoulc)。

2001年,东北一家国有疫苗公司悄无声息进行改制。多年后再回首,人们才明白其中意义。

那年的9月18日,上市公司长春高新旗下的长生生物迎来了两位新的股东——韩刚君和杜伟民。

韩刚君用1932万元买下了长生生物30%的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他和杜伟民的合资公司则成为了长生的小股东。

杜伟民是长生生物的销售总监。

这笔交易几乎没人注意到。长生生物被放到聚光灯下,是在两年后了。

2003年末,长春高新和长生生物的掌门人高俊芳把2000万打进公司账户,要将长生生物私有化。

算下来,高俊芳的出价是每股2.4元;而当时多位竞标者表示,他们愿意出3元/股的价格。

高俊芳很感谢他们的出价,然后拒绝了他们。

这引起了漫天质疑,有人把低价贱卖国有资产的举报信寄到了市政府。但仍然没有阻挡高俊芳成为长生生物第三大股东。

终于,高俊芳、韩刚君和杜伟民走到一起,他们手中握着长生生物的大半股份。

2007年,韩刚君把自己的股份卖给了高俊芳,帮助后者成为长生生物的绝对控制人。

十年后再回首,他们手中已经掌握了中国疫苗的半壁江山——最大的乙肝疫苗企业、最大的流感疫苗企业、第二大水痘疫苗企业、第二和第四大狂犬病疫苗企业……

他们生产的疫苗,每天都源源不断,注入你和你孩子的身体中。

一、

就在高俊芳顶着资本市场的唾骂,完成长生生物私有化的时候,韩刚君与杜伟民已经南下,他们盯上了刚刚拿到狂犬病疫苗生产资质的常州延申生物。

很快,韩刚君与杜伟民以2000万元拿下了常州延申90%的股份,将其改组成为江苏延申,韩刚君担任董事长。

杜伟民在加拿大远程完成了这一切。他这时已经拿到了加拿大绿卡,只要再待几年,他就能成为中国人民老朋友白求恩大夫的老乡。

之后不到三年的时间里,韩刚君为江苏延申拿到了流感疫苗、气管炎疫苗、疖病疫苗的生产批文。江苏延申很快成为中国最大的流感疫苗供应商和第四大狂犬病疫苗公司。

2007年10月,韩刚君和杜伟民已经准备好了上市资料。如果不是一次偶然的发现,江苏延申将会登陆资本市场。

2009年3月,大连金港迪安狂犬疫苗在抽检中被发现造假,食药监总局马上对狂犬疫苗生产企业进行突击检查,江苏延申被查出五批产品涉嫌造假。

食药监局发现,延申偷工减料、弄虚作假、逃避监管,疫苗抗原含量低于国家标准,达不到药效。

北大医学部的专家将注射失效的疫苗总结为两个字——杀人。

但这时,江苏延申的18万份疫苗已经流入21个省107个疾控中心,全部被注射进了病人体中。

江苏延申表示,我们无能为力。

没有召回、没有补偿。案件发生后,江苏延申因为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被判处罚金三百万元,总经理和五名员工被判刑。

董事长韩刚君和另一位大股东却毫发无伤。

更诡异的是,江苏延申很快东山再起,仅仅半年之后,就获得了防疫部门160万人份甲流订单,价格超过亿元;不久又获得了甲流疫苗生产牌照。

就在调查组的眼皮子底下,杜伟民把这个生产假疫苗企业的股份全部转让出去,套现两亿元,顺利退出延申。

二、
杜伟民的眼前是一片星辰大海。

根据一篇人物报导,2007年,杜伟民毅然变卖了加拿大的家产,放弃了入籍,带着妻儿回国了,重新投身疫苗领域。

“我熟悉这个行业,清楚中国的生物产业是要发展的。而且我在国外越来越觉得,让疫苗技术掌握在中国人自己的手上,关系到国家的生物安全”。

中国真是一片化腐朽为神奇的土地。在海外迷失了自己,回国就对了。

不过,杜先生没有放弃加拿大绿卡和香港身份证。

2008年开始,杜伟民悄无声息地在产权交易所吃下了深圳老国企康泰生物的大部分股份,控制了这家中国最大的乙肝疫苗生产商。

深圳康泰的乙肝疫苗技术,来自于美国人的人道主义援助。1989年9月,美国默克公司以微不足道的700万美元向中国转让了全套工艺技术。

杜伟民把当年重组江苏延申的手法用在了康泰生物的重组上,开始为上市铺路。

疫苗企业上市,最大的障碍是产品种类单一,康泰多年来上市无功而返,就是因为只有乙肝疫苗这一种产品。

很快,杜先生通过收购北京民海生物,让康泰的产品多样化。2012年底到2013年,康泰自主研发的三款疫苗——Hib疫苗、麻风疫苗、四联疫苗获准生产,先后上市。

民海生物是怎么在短时间内获得三款产品的生产许可?

北京高级法院的一则审判书显示,2010年到2014年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议中心副主任尹红章收受杜伟民47万元,为民海生物的药品申报审批事宜提供帮助。

除了加快新疫苗上市,杜伟民也让康泰的主打产品乙肝疫苗获得了新生。

当年杜伟民还在长生生物做销售时,中国的疫苗市场基本被国有七大生物制品公司瓜分,互不侵犯。杜伟民瞅准时机,用拉低价格的方式抢占山头。

他在康泰复制了这一手段,在政府的招标中,康泰用低价摆平了一切竞争者。

乙肝疫苗单人份的出厂价格本来在15元左右,康泰直接报价6.9元,迅速拿下了国家免疫规划疫苗项目的大笔订单。对于竞标的研究所来说,这比它们的成本价还低,毕竟国家规定的出厂价都需要9.3元。

2013年12月,康泰和杜伟民迎来了最大危机。在十天时间里,共有8名新生儿在接种康泰的乙肝疫苗后死亡。

一个月后,食药总局和卫计委的调查显示,所有的婴儿死亡为偶合性死亡,疫苗质量没有问题,向康泰生物归还了生产证书。

风波过后,康泰安然上市,市值从杜伟民收购时的6亿元飙升到现在的400亿元。

三、
高俊芳、韩刚君与杜伟民三位疫苗之王,有太多共同点。

他们对疫苗企业的控制和改造路径相似。瞄准的都是老牌疫苗企业,长生生物、延申生物和深圳康泰,背后都是中国国有的生物制剂研究所。

他们以非常低廉的价格迅速入手,实现完全控股,然后在短时间内拿到多个疫苗生产牌照,为将来上市铺路。

最重要的一点,这些企业所属的有关部门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疫苗生产牌照的价值——疫苗的毛利普遍在80%以上。

高俊芳买下长生生物时,企业估值为1.2亿元,2015年借壳上市时,市值为55亿元;

2008年杜伟民吃进深圳康泰时,企业估值为6亿元,2016年上市首日,市值达到138亿元;

江苏延申没能上市,不过韩刚君和杜伟民是以2222万元的估值入股的,不过就在他们重组的那三年,延申的净利润总额就达到8400万元。

兽爷的好友你包叔说:“都是九年义务教育,科研工作者怎么这么好骗。”

康泰生物上市前的半年内,公司的股权在个人和机构之间进行了20多次倒手。

深交所曾经质疑其中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和国资流失,要求公司说明转让的原因及合理性等,但康泰始终没有详细回答这个问题。

高俊芳则用同样的手法,把自己的儿子、老公、小姑子、外甥和侄女全部变成了长生生物的股东。

就像360安全卫士,安装后,你会发现有各种360软件出现在你的电脑里。

2017胡润百富榜中,杜伟民以73亿元的身价位列第559位,高俊芳家族以51亿位列第820位。

如果不是江苏延申的狂犬疫苗出了问题,韩刚君也该出现在这个名单上的。

疫苗之王们都起于草莽,没有人知道他们的钱从哪来的。

高俊芳入股长生生物的4000多万全部是自筹资金,当时上市公司的公告显示,她的月薪只有6000元。高俊芳说自己掏了200万,其余的钱一会说是亲友凑的,一会说是和银行贷款。

杜伟民和韩刚君之前分别是江西省卫生防疫站和河南开封龙亭区卫生防疫站的普通员工。下海不过四五年时间,成了疫苗行业最重要的资本推手。

都是天才。生子当如防疫员。

中国新闻事件最多的,也是这些疫苗之王们。

图:Imagine China
四、
世界上最大的军火出口国是美俄英法中,联合国安理会的五个常任理事国。

中国新闻事件最多的,也是这些疫苗之王们。

2018年7月11日,长生生物内部的一名员工实名举报疫苗生产存在造假。国家药监局马上对长生生物进行飞行检查,发现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

国家药监局已要求吉林省局收回长春长生的药品GMP证书,长春长生主动召回有效期内所有批次的狂犬病疫苗。

在对长生生物调查的时候,吉林食药监管局“顺手”对其两年前的违规行为进行了处罚。

2017年11月,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接到报告,在抽检中发现长生生物一个批次的百白破疫苗效价指标不符合标准规定,接种后可能会影响接种儿童的白喉、破伤风和百日咳的免疫效果。

这时25万支疫苗已经全部销往山东,打入25万多名儿童的身体。

8个月过去,吉林有关部门行动迅速,没收了库存的186支疫苗,对长生生物罚款300多万。

186支,长生生物的库存真多啊。300万,处罚力度真大呀。

于是很快有了第二次造假。

短短三年时间,长生生物狂犬病疫苗的市场占有率,就从不到4%上升到28%,成为中国第二大狂犬病疫苗供应商,正在威胁行业霸主成大生物的市场地位。

成大生物疫苗的报价是149元,长春长生的报价则是239元,而且还要比成大生物多打一针。

生物制药行业的朋友说:“活了这么久,竟然见到价格更高、针次更多的产品,把价格更低、针次更少的行业老大给压下去。”

兽爷发现,长生生物2017年销售费用为5.83亿元,也就是说25个销售人员每人的销售费用是2330万元,是康泰生物的4倍,是成大生物的47倍。

兽爷就是租了个摊位卖煎饼的。这些数字是什么意思,我是一点都看不懂的。对了,城管来了,我要去搞好下关系去了。

1989年,在默克公司总裁罗伊·瓦杰洛斯(Roy Vagelos)的主导下,乙肝疫苗生产技术被以极低的价格送给中国人民。他说,预防医学是最好的医学,对付传染性疾病的最好方法是预防它。

那时,这位乙肝英雄应该没有想到,传染病可以预防,有些事却无法预防。

穷病真的是没法治的?

-----------------------------关于劣质疫苗事件,你需要了解这些---------------------

中国大陆两个批次、65万多支儿童疫苗被发现不合标,官方在发布公告九个月后依旧未公布疫苗的生产记录、召回情况,令中国父母忧心忡忡。这一事件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占领了大陆几乎所有媒体和社交平台。端传媒为你梳理了这次事件的要点:

劣质疫苗事件的前因后果

2017年11月,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下称“药监局”)发布通告,疫苗生产企业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长春长生”)和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武汉生物”)生产的两批次百白破疫苗效价指标不符合标准。疫苗效价是预测疫苗免疫保护效果的指标,效价不合规的疫苗可能会导致免疫失败,无法预防对应的疾病。

“百白破”是百日咳、白喉、破伤风三种疾病的混合疫苗。依照中国儿童计划免疫程序的规定,婴幼儿出生后必须接种,接种年龄在3个月大至6周岁之间。进入中国公立小学读书的孩子,必须在入学前提交《儿童预防接种证》(儿童疫苗注射记录的凭证),以检查是否已按规定接种了包括“百白破”等多种疫苗。

两批次不合规的疫苗共计65万余支,长春长生疫苗除却库存剩余的186支,25.26万支全部流向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武汉生物的疫苗有190520支流向重庆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10000支流向河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这65万劣质疫苗有多少被注射到儿童体内?距通告发布已过去了九个月,药监局仍未公布疫苗生产记录、召回情况等任何信息。

于此同时,长春长生又被曝质量问题。2018年7月15日,中国国家药监局发布通告称,长春长生在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过程中存在造假记录,责令其停止生产狂犬病疫苗。

7月19日晚,长生生物又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长春长生收到了吉林省药监局行政处罚书,将按劣药处理之前产生的百白破疫苗,没收库存186支,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罚金约344万。

蹊跷的是,吉林省药监局早在2017年10月底就对百白破疫苗问题立案调查,却等了9个月才公布处罚决定。

中国的疫苗监管制度如何?

在中国,疫苗主要分为两类,一类苗和二类苗。

一类苗是由政府免费向公民提供,均为适龄儿童必须接种的疫苗,由各省政府进行预算、招标采购,各厂家之间的价格差别不大。疫苗采购完成后,会统一分发至各疫苗接种点,适龄儿童可免费接种的疫苗。一类疫苗有11种,除了此次疫苗事件中涉及的百白破疫苗外,还包括新生儿出生必须接种的卡介苗、脊髓灰质炎疫苗、乙肝疫苗、麻风疫苗、麻腮风疫苗等。

二类苗由公民自费并且自愿受种,由各疫苗接种点自行采购,定价也比较自由。一种是含有一类疫苗成分的二类苗,比如进口乙肝疫苗、乙脑灭活疫苗;另一种是其他二类疫苗,比如水痘疫苗、流感疫苗等,此次长生违规生产的狂犬病疫苗就属于其他二类疫苗。

所有疫苗在上市使用前都要经过批签发。疫苗批签发是WHO要求的国家疫苗监管六项职能之一,由国家药监局主管。具体批签发工作由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下称中检院)负责,此外,在北京、上海、广州、四川、湖北、甘肃和吉林,各有一家经药监局授权的承担批签发的省级药品检验机构。

对于两批次出问题的百白破疫苗,原国家食药监局新闻发言人当时解释称,按照相关规定,中检院对企业报请批签发的疫苗,逐批进行安全性指标检验,对效价有效性指标按国际通行做法随机抽取5%进行检验,“经查批签发记录,该2批次疫苗安全性指标符合标准”,而效价有效性指标“不在抽样检验范围内”。

一位国内较大的疫苗生产企业人士对媒体坦言,疫苗企业和国家相关机构实行的是抽检制度,这有两层含义:一是从送检的批次里抽检部分批次;二是抽检部分检项。

近几年,中国发生过多少起问题疫苗事件?

尽管宣称有严格的批签发制度,近些年,中国疫苗却频频出现问题。

近年大陆疫苗出过哪些事 端传媒设计部
疫苗问题为何频发?

第一,对违法企业的处罚过轻,与其非法所得完全不成正比。以此次事件为例,长春长生生产了25万支问题百白破疫苗。据《药品管理法》,按违法生产、销售药品货值金额三倍来罚款;劣药以孕产妇、婴幼儿及儿童为主要使用对象的,在处罚幅度内从重处罚。吉林省食药监局虽然开出了三倍罚款,但罚金总额仅为344.29万元。

央视财经评论质疑,长生生物公司上半年营收2亿元左右,利润1.4亿,罚金仅是全年利润1.2%。这种一罚了之的监管,究竟作用几何?论者闫肖锋认为,这样的处罚力度很容易被民众认为是一种鼓励,长春长生的一再犯错就是很好的证明:不断被查、不断造假。

其次,食品药品监管工作中客观上存在著盲区。2016年山东问题疫苗事件后,食药监总局药化监督司司长李国庆曾透露,目前国内具有药品检查资质的不足500人,但药品生产企业有5000余家,40万家药品零售企业,很难全方面监管。

此外,官商勾结的问题也时隐时现。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马亮指出,深究长春生物的国企改革和市场上市过程,其背后存在明显的利益输送和违规操作,可相关监管部门视若罔闻。短短三年间,长春长生在狂犬病疫苗的市场占有率就从不到4%上升到28%,可能是通过多种特殊方式获得了监管部门的审批,生产多种具有市场垄断性质的疫苗。类似情况不是没有先例,原国家药监局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尹章红,手握疫苗审批大权,却为了300余万元的贿款,为云南沃森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辽宁成大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等多家药品企业在药品申报审批等事宜上提供帮助。

长春长生成立于1992年8月,旗下有6个品种的一类和二类疫苗,是中国第二大狂犬疫苗企业,也是流感疫苗前三甲之一。 图为长春长生的工厂。图:Imagine China
涉事企业长春长生是个什么样的公司?

长春长生成立于1992年8月,旗下有6个品种的一类和二类疫苗,是中国第二大狂犬疫苗企业,也是流感疫苗前三甲之一。一类疫苗和二类疫苗的批签发量分别为577万人份和1011万人份。2017年,长春长生还因生产狂犬疫苗和百白破疫苗获得政府的专项补贴。

2015年7月,长生生物借壳江苏上市公司“黄海机械”,成功登陆国内资本市场。2016年,受山东疫苗事件影响,官方重新修订《疫苗流通和接种管理条例》,取消了疫苗流通的中间商环节,疫苗生产企业可以直接向疾病预防控制机构销售疫苗。一时间,疫苗流通由“经销为主、直销为辅”,转变为“直销模式”。长春生物获益匪浅,2017年疫苗销售约为15亿元,净利润5.66亿元,销售收入同比增长51.67%。

一路走向强大的长春长生有著劣迹斑斑的历史。

一:私有化过程涉嫌侵吞国有资产

长春长生一度是上市国企长春高新的核心资产。

2003年,长春高新董事会拟全部转让公司持有的长春长生股权。时任长春高新副董事长、长春长生董事长兼总经理高俊芳受让长春长生1734万股股权,每股转让价格为2.4元,占总股本的34.68%;上市公司亚泰集团受让1250万股,占总股本的25%。这次转长生资产增值率仅为3%,净资产增值率仅为8%。

当时有一家生物制药公司表示愿意以每股3元的价格受让长生生物的全部股权,却未得到介入收购的机会,一时间闹得满城风雨。无奈,长春高新在2004年4月修改了转让合同,将转让价格增加至每股2.7元人民币,吉林亚泰集团受让股权增加至1734万股,占长生生物总股本的34.68%,而高俊芳的受让股权则降至1250万股,转让金额为3375万元。

但根据公司2001-2002年的年报显示,高俊芳的年收入不过5-8万,如何支付近4000万的收购款?对此,高俊芳的解释是向亲戚朋友借款。

此外,查询长生生物年报可发现,2000年至2002年,公司营收和净利润都呈现高速发展的状态,到2003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突然大幅下跌,有媒体质疑这是为了配合收购刻意压低业绩。

毕竟,长春长生年报称2002年在规范管理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绩,正在研发的乙肝DNA疫苗也已被列为科技部省市科技创新项目,人用狂犬病纯化疫苗被科技部、外贸部、国家环保总局等部门评为2002年度国家重点新产品计划项目。

2006年,亚泰集团以每股2.8元的价格将股权卖给高俊芳,退出长生生物。那一年,长生生物的净利润已经从亚泰集团刚入股时的1147万元增长到了3765万元。

二:疫苗销售过程行贿

业绩数据显示,长生生物2017年的研发投入为1.22亿元,占营业收入的7.87%,这一占比与同行比起来少得可怜。以疫苗生产企业沃森生物为例,2016年和2017年的研发投入分别为3.11亿元和3.33亿,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52.61%和49.87% 。

长生生物的钱用到哪了呢?财报显示,占长生生物总成本60.27%的是销售费用。2017年,长生生物的销售人员仅有25人,但销售费用却高达5.83亿元,人均销售费用2331.85万元。这其中,4.42亿元为“推广服务费”,即为子公司长春长生向推广服务公司支付的费用。此外,会议费也高达7284万元,和2016年相比,激增了2284%,深交所曾经为此发函质询,长生生物回应,销售对象由“省、市、县三级经销商”变更为“直接销售至县区级疾控中心”,需要通过各式会议以“提升品牌影响力”。

有第三方软件统计,在长生生物涉及的法律文书中,贪污受贿案件高居榜首,有20件。比如,2017年12月公布的一份判决书就显示,福建某县级疾病预防中心副主任范某在2014年12月至2016年3月间,七次收受长春长生医药有限公司业务员陈某所送现金39910元,与另一预防控制中心疾控科原科长平分。

三:上市数据疑造价

长春长生与山东兆信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有一起4000多万元的买卖合同纠纷。2018年6月,吉林高院判处山东兆信立即给付长春长生货款及利息。2013年开始,长春生物生产的疫苗通过山东兆信售卖至山东省疾控中心、防疫站、医院等场所。山东兆兴曾在2016年卷入山东非法疫苗中,已经被吊销了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认证证书。

山东兆信一名已经离职人士曾向媒体透露,山东兆信并不认可这起纠纷牵扯的金额。他指出,长生生物上市时,山东兆信曾经做配合其做假数据,由此产生了阴阳合同。“做报表的时候几家公司配合长生生物助力其上市。”

标签

标签
疫苗事件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本文由 轻夏的故事 创作,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出处外,均为本站原创或翻译,转载前请务必署名。

吐槽一下吧

*选项为必填